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

椒江新闻网

品读

首页 > 人文 > 品读 > 正文

发布时间:2017-12-18   来源:椒江新闻网   作者:戴相尚  字体 TT

 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,有一次回家,住在东厢房的三伯婆在不停地喊着:“尚姆哟,快过来帮我望望,这是介呒末事(方言:什么东西)。”
 
  时,三伯婆已八十多岁,耳聋眼花、腿脚也不利索,她的活动范围基本上是堂前与家里。冬天的早晨要到我家门口晒日头,才几米的路,却要“走”好几分钟,更多的时候是由母亲或者在家的我把她扶过来。如碰上什么难事,总是放开喉咙喊我的母亲。有时母亲不在家,就由附近听到声音的大妈、婶婶过来帮忙。
 
  听到喊声,我走了过去,只见三伯婆手上拿着一个小瓶子,瓶子布满了灰尘,里面有大半瓶黑黝黝的液体样东西。我拿过来晃了晃,已不怎么动荡,用鼻子嗅了下,只觉一阵腐气,却猜不出是什么东西。
 
  母亲随后走了过来,看到瓶子,马上轻轻地嘀咕了声:“哟死,这是酱油,我上年给她买的,还呒妞(没有)吃光。”
 
  这是三伯婆“吃”了一年的酱油?我更相信三伯婆根本没有吃酱油的习惯,这一年多来,这瓶酱油就是这样静静地在她的灶头摆放了三百多天。
 
  也是,在农村,没有吃酱油的习惯。
 
  人总说,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是旧时平民百姓每天为生活而奔波的事,是维系日常生活的必需品。其实准确的讲,应该是开门四件事,即柴米油盐,这四件事才是老百姓一生中不可缺少的。酱和醋,是调味品,属于附属物,对于普通家庭甚至特别贫困的家庭,是可有可无的。
 
  就说我的三伯婆,虽不敢肯定她这一生都没有吃过酱油,但可以肯定,她至少在去年没有吃过酱油。
 
  我家尚好,记忆中还似乎跟酱油有一定的缘分。
 
  舅舅是个酱油迷,每次到我家,菜一上桌,就先问有没有酱油,特别是吃面条时,总是要拌酱油。他说:“酱油淘淘面,咸死心甘愿。”不管面条做得咸还是淡,不由分说先淘上酱油再说。
 
  这个习惯传承给了我。直到现在,我吃面还喜欢淘酱油,不过现在基本上都用一种叫“美味鲜”的酱油,甚是鲜美,比记忆中的要鲜美许多。
 
  于是我们一家人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酱油,隔一段时间,总要到小店里去买,买酱油的任务就交给了我。那时的酱油是打在瓶子里的,好像是五分钱一勾,也有二分、三分一勾的,都由父母来定,我事先不知道。
 
  广州电视台采访一市民,让他谈谈对某艳照门的看法。该市民说:关我鸟事,我是出来打酱油的!“打酱油”成了网络流行语,“酱油党”由此而生,开始不知其意,等明白过来后,觉得还真有内涵。
 
  贾平凹《笑口常开》有个故事:有了妻子便有了孩子,仍住在那不足十平方米的单间里。出差马上就要走了,一走又是一月,夫妻想亲热一下,孩子偏死不离家。妻说小宝,爸爸要走了,你去商店打些酱油,给你爸爸做一顿好吃的吧!孩子提了酱油瓶出门,我说:“拿这个去。”给了一个大口浅底盘子,“别洒了阿!”孩子走了,关门立即行动,毕,赶忙去车站,于巷口远远看见孩子双手捧盘,一步一小心地回来,不禁乐而开笑。
 
  看来,小孩子打酱油还真不是一个人童年时的记忆。
 
  读初中的时候,我寄宿在学校,由于路远,要两个星期才回家一次,为节约,有一阵时间,曾在学校附近的小店买来酱油,拌在米饭上吃。那段时光,实是难忘。
 
  一直到九十年代初,酱油似乎都不属家庭的必备品,只是作为佐料,偶尔用下。常用的是在日子场(家摆宴席)上,那是应了厨师的要求。特别是红烧肉,必然要用到酱油,而红烧肉是红、白喜事中必有的。
 
  现在,可能家中没有酱油的更少见了,也就是说,到了近年,酱油才真正成了“开门七件事中”的重要一事。
责任编辑:周熠晨
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8]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-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.
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.
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