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

椒江新闻网

品读

首页 > 人文 > 品读 > 正文

黄岩溪上钓刺头

发布时间:2018-03-12   来源:椒江新闻网   作者:郑饮南  字体 TT

  仲夏的一天午后,雷声隆隆,大雨倾盆。不一会儿,清澈的黄岩溪变成了一条黄龙。黄泥大水来了。我赶紧收拾好钓具和一只小木桶,头戴斗笠,身穿蓑衣,一手提着鱼饵(曲蟮)简,一手持钓竿,快步向溪边走去。
 
  溪的南岸是重崖叠嶂的“雄龙”下平岗。溪的北岸是峰峦起伏的“雌龙”南峰山。溪的中间有一块高出水面长、宽、高各一丈多的近似圆形的大石头。来到溪边,脱了胶鞋,脱下蓑衣挟在腋下,几个起落,便纵跳到离岸十几丈远的“双龙抢珠”的龙珠岩上。浊流蜿转,惊涛澎湃,喧嚣奔涌的激流绕过龙珠岩,再汇拢来在岩下形成深潭。这里涟漪荡漾波澜不惊,显得出奇的宁静。潭中黄刺头很多。
 
  黄刺头的胸鳍和背鳍为了自卫的需要,变成坚硬的尖刺,这就是它名字的来历;它肉质细嫩,味道鲜美,高蛋白、低脂肪。其营养价值和口味都可与河鳗相媲美。黄泥大水一来,一群一群的黄刺头便从下游逆流而上,游到龙珠岩下来避难,这里便成了我的天然鱼仓。
 
  我朝东蹲在砥柱中流的龙珠岩上,从旧蓑衣中抽出一根棕榈毛,将曲蟮系在一根三尺来长、笔杆粗细的小竹棒棒端,伸入水中。不一会儿,我感到钓杆晃动,估计黄刺头上钩,一把将钓杆拔上来,只见一条尺把长的大黄刺头,大嘴巴紧咬住钓杆的下端,身子不住地扭动挣扎,我小心翼翼地把它往盛有碗把水的小木桶里一放,又立即将钓杆放回水中。这样接二连三,不停地将刺头鱼从水中抽到我的小木桶里来,真是其乐无穷。这刺儿头别看它挺凶,有时会把你的手指戳出血来,可它是鱼类中的傻瓜蛋,发大水时,它把系有曲蟮的钓杆咬得很牢,抽上水面之后仍紧咬不放,生怕自己不咬住,掉下去会摔死似的。可是,一放到有水的小木桶里,它便立刻张开大口,欢快地沿着桶壁打圈子转悠起来,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 
  水大两岸阔,岩高一钓垂。我专心致志地蹲在龙珠岩上临江独钓。听不到天边隆隆的雷声,听不到身边轰轰的水声,更听不到岸上亲人的呼唤声。四周静极了。不知不觉间,桶里的鱼渐渐地满上来了……又抽上来一条,桶里的鱼有八分满了。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这才发现水已漫上了龙珠岩。一个小时,水位竟升高了一丈。放眼一望,洪水滔滔。蓦然回首,不好!上游万马奔腾般的洪峰排山倒海而来,危急关头,当机立断:生命要紧!我毫不犹豫地将满桶的刺头鱼连同小木桶用力一甩,说道:“去吧,放你生!”又赶紧脱掉蓑衣,丢入水中、头一摇,斗笠不翼而飞。双脚在龙珠岩上用力一蹬,纵身跃入洪流,斜着向河岸游去。我扭动身子挥动双臂,劈波斩浪,奋勇前进,与洪峰争时间、抢速度。拼命地游啊,游啊,终于抢在洪峰到来之前游回岸上。岸上早已站着许多望大水看热闹的人。他们有的为我脱险归来而欢呼,有的为我没有到冯夷那里去报到而深感意外,焦急万分的妻拉着我急急忙忙地回到家中。妻为我煎了一大碗浓浓的大艾汁,还加了红糖老酒作引子。“喝!”“遵命。”我捧起来一饮而尽。
 
  虽然满桶的鱼连同小木桶都丢了,但一条一条地从水中抽上鱼来的乐滋滋的快感,却久久地洋溢在我的心头。钓鱼,真比吃鱼的滋味更美妙啊!
责任编辑:周熠晨
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8]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-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.
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.
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