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

椒江新闻网

品读

首页 > 人文 > 品读 > 正文

又是菊香蟹肥时

发布时间:2018-11-26   来源:椒江新闻网   作者:徐成龙  字体 TT

  中秋佳节,好友送来几只大闸蟹,看着肥大的大闸蟹,我不禁垂涎三尺。说实话,吃蟹是我一生的钟爱,即使在困顿的日子,我也要倾其所有买几只蟹来解馋。
 
  记得家乡流传着一句民谚:秋风起,蟹脚痒。家乡处在大平原,水网密布,河流纵横交错。入秋以后,河里的蟹多而肥,而打霜前后,蟹有顺流而下的习性,正是捉蟹的好时机。
 
  年少时,在家乡,秋风渐起,菊花飘香,大人们都会趁着夜色,纷纷相约到小河里去捉蟹。白天,大人三五成群带着铲子寻找水草茂盛、河水清浅的河道,一旦看准了好地方,挖下泥土,在河里筑一道土坝,再在河岸上搭一个简易的草棚。一落夜,大人们来到筑坝的河道,躲在草棚里,守株待兔般开始捉蟹。
 
  一个晚上,邻居阿福问我,捉蟹去吗?好啊!我求之不得,高兴地答应了。阿福手提圆柱体玻璃围罩的煤油灯走在前,我拿着鱼篓兴高采烈地跟在后,向着村外的河流走去。
 
  是夜,月亮高悬,星星闪烁,大地披上了一层轻纱。晚风轻拂,秋虫吟唱,偶尔飞掠过头顶的一两只夜鸟,发出几声悦耳的鸣叫,打破了寂静的夜空。沐浴着如银的月光,看着河道里流萤的灯火,呼吸着带有青草味的气息,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惬意。
 
  到了目的地,阿福躬下身子在土坝上挖了一个小缺口,把煤油灯固定在缺口旁边,拿来几个稻草把麻利地捆扎起来,作为坐垫。阿福坐在草棚里悠哉乐哉地抽烟。我坐在旁边,瞪大眼睛一声不响地观察河道里的动静,耐心地等待蟹的到来。水从缺口处缓缓地流着,煤油灯闪烁着若明若暗的亮光,时间滴答,我的心也七上八下,等了好久也不见一只蟹爬过来。我有点不耐烦了,急切地问阿福,怎么不见蟹的影子呢?阿福笑着说,别急,慢慢等。
 
  盼星星盼月亮,过了半个小时光景,水变得浑浊了,一只拳头大的蟹钻出草丛,眨着眼睛,吐着泡沫,舞动着大螯,慢慢地爬过来。我看见了,忍不住高声喊起来,田蟹。阿福赶紧阻止我说,别喊,否则田蟹就被吓跑了。我连忙捂住嘴巴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。
 
  田蟹爬行了几步就停下来,眼珠骨碌碌地转,见没有什么异样,耀武扬威地爬上了土坝。阿福纹丝不动,依然抽着卷烟,眼神却变得更明亮了。我觉得不可思议,用疑惑的眼光打量阿福。阿福侧过身子,附在我的耳畔轻声说,这只田蟹是打前站的,你要是惊动了它,后面的田蟹就不会爬过来了。我听了阿福的解释,才明白捉蟹的门道。
 
  一支烟的功夫,水越来越浑浊了,阿福来了精神,戴上手套蹲在土坝的缺口旁,准备捉蟹了。只见一只巴掌大的田蟹张牙舞爪地爬过来了,刚爬上土坝,阿福眼疾手快,使劲一按,不动声色,不留痕迹,轻而易举地把田蟹捉住了,放进鱼篓里。过一段时间田蟹就爬过来一只,一个多小时,阿福捉了四只田蟹。
 
  看着田蟹乖乖地成了俘虏,我的手直痒痒,自告奋勇一展身手。一只茶杯盖大的田蟹贼头贼脑地爬上了土坝,说时迟那时快,我学着阿福捉蟹的样子,猛地按住了田蟹的身子。别看这只田蟹个儿小,却不是省油的灯,我正得意,它的大螯紧紧地夹住了我的手,痛得我龇牙咧嘴直哼哼,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甩掉了田蟹。田蟹趁机溜之大吉,我的手指却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 
  阿福幸灾乐祸地笑道,你逞能,打草惊蛇了,晚上蟹不会再来了,我懊悔极了。阿福堵上缺口,送我两只蟹,对我说,回家吧,明晚再来捉。我提着战利品,踩着溶溶月色,欢天喜地地回到了家,让母亲把蟹清蒸,美美地饱餐了一顿。
 
  阔别家乡几十年了,我不知道家乡的河道是否淤塞,村民是否还要去捉蟹。我把友人送来的大闸蟹洗净,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烹饪起来。一家人围坐在阳台里,沐浴皎洁的月色,蘸着姜醋调成的佐料,津津有味地品尝。这时,猛想起李白的一首诗: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莱。且须饮美酒,乘月醉高台。品酒吟诗,赏月醉情,不枉大快朵颐的好时光。
 
  吃一辈子蟹,等一生金秋,生活便有了诗意。
责任编辑:周熠晨
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8]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-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.
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.
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